此时,此地,此人

拼命地想要简单,但无能为力得到
不经意间得到了,又无可奈何失去

每个人都如此,都在寻找或维持那种简单的平静

所谓刺激与激情只是表象,重要的是波涛汹涌下面有沉重的安静

感动与被感动,是人的可贵处

最近看徐皓峰小说电影,里面的女主角都不是所谓的“冰清玉洁”。
《倭寇的遗迹》里几个吉普赛女人,那个和护卫相好的裘夫人
《柳白猿》里替父报仇的女子和妓女
《武士会》里的姐妹和最丑姑娘
《师父》里的师娘
她们都不是恶劣之人,都是红尘中人,是普通人,虽有愿景,但多是不能向生活和命运叫板之辈,与里面的“侠”对比,宛如国画,黑色的枯败荷叶中,有一枝绽放得红艳的荷花,只是女性是荷叶,侠的是花

这些女人内心比男人干净得多

男主角对这些女子理智地抗拒,同时本能地倾心

这些女子本身没有罪恶

还是跑步吧

这一夕笑谈,不过明日之云烟
又如何
我心中永存留你的笑脸

每当你不得不转身
发现依然孤身一人

不过,习惯了
物来则应
过去不留

一觉醒来
荒唐消尽

我不是只在深夜里想你
而是要你存在我的整个世界里

如果我说,我想你
就绝不只是随便说说
而是准备好,和你一生一世

我的爱你,不是做给别人看
而是让我自己心安

1 / 35

© 无题 | Powered by LOFTER